草莓香草酥

原谅我,有点笨拙的少女心

明明有点事都已经忘得差不多了,但是还是会在某个时候想起它,思绪翻涌

忘不掉就别忘了,我也舍不得忘

请各位老师有自信!!

你们真的很棒啊,一直努力的产出,每次都想着要怎么写出更好的文,剪更好的视频,能和你们一起喜欢崽们真的很幸福,看着老师们总是觉得自己不够好、不自信,其实你们真的很好啊,我也很想成为你们那样的人,但是我更希望大大们能开开心心的,崽们那么优秀,我们当然也要有自信了!!真的感谢每个大大的产出,一段文字一个音频,给过我很多动力,让我能支撑下去,而且享受这个过程,对两个宝宝的爱越来越深。

请大大们充满自信!!我一直都等着你们的!

今天你doki了吗

宇宙漫游指南cover

良心翻唱,嗯,如果喜欢,点个赞吧💕

微博链接https://m.weibo.cn/5144962049/4243855496622539

巨不要脸的翻唱

祺泽

嗯,宇宙漫游指南明天再说🌑

表白小树叶小姐姐的填词💕


我真的好爱他,没了敖子逸,这几年就什么都不是

敖子逸,无论如何,我都会陪你成为世界中心。

别贱,谈恋爱也没了不起到哪去,别见谁都以为要和你抢人

预谋邂逅(上)


文/校园/双向暗恋


00

宿命从不平白无故的相连,只是看你想不想,有多想,和他牵连。

湿漉漉的校服,空的咖啡杯,是期待又矛盾的心。



01

初秋的风仍旧很暖,阳光装点着清晨的第一滴露水,树叶从绿色过渡到金黄,沾染了阳光的颜色,风吹进房间,窗帘被吹开,吹醒了躺在被窝里的敖子逸。

“嗯.......又是美好的一天,我终于上了A高啦哈哈哈!”敖子逸对这一天的幻想从刚上初中时便开始萌芽,想着A高的校园、同学,老师,更想看看他。


黄其淋是敖子逸初中时的学长,比敖子逸大一岁。因为一次敖子逸逃课翻墙被巡视的黄其淋看到了,敖子逸被那双眼睛吸引,然后该死的一见钟情了。后来敖子逸就为了黄其淋疯狂学习,想和他考上一样的高中。再后来....就这样了。说到底敖子逸也不知道当初自己为什么非要和他考一样的高中,非要妄想和黄其淋产生一点关系。

敖子逸平静下激动的心情,从床上翻下来,穿好校服,拿了一盒牛奶骑车上学了,他每天都在这个时间经过这个十字路口,为了偶遇黄其淋。


来了来了!!敖子逸看到黄其淋照常骑着自行车在马路对面等红绿灯,他赶紧理理自己的校服,用余光小心地瞥一眼对面的黄其淋。修长的身材,白皙的皮肤,融合着阳光的眼睛。“啊,真是连影子都完美。”敖子逸低头偷偷地笑。


这样的日子,已经四年了。





02

今天是新生报道的日子,也是报社团的日子,敖子逸已经激动好久了,他知道黄其淋是文艺社的,虽然他很想进唱歌组和黄其淋一起表演,无奈他的歌声能把宁夏唱的连梁静茹都不认识。。。。迫于实际情况,他决定报同社的舞蹈组。



离黄其淋最近的地方。


下午的太阳透过黄叶,打碎在地上,映出敖子逸的人影,呆呆地拿着自己的简介站在社团的队伍中,虽然队伍已经排了1个小时并且通过的少之又少,但敖子逸同学凭借着对黄其淋学长的无比憧憬激动地站了一个小时。终于在敖子逸的呆毛立起来的第四次,他站在了黄其淋的面前。



嗯,没错,就是他暗恋四年的黄其淋。



看见黄其淋在自己的面前看着自己,敖子逸已经快要炸了,“为什么没有人告诉我黄其淋在这里啊啊啊啊,早知道就学那个get it out me了!!!”敖子逸还挂着僵硬但不失可爱的笑容,内心已经崩溃。


“同学?你要报舞蹈组吗?”黄其淋看着眼前僵硬的敖子逸忍不住笑,轻轻地问了问他。敖子逸听见黄其淋的声音,脸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红,一口气地回答:“是,是!我来报舞蹈组我平时特别热爱舞蹈并且视舞蹈为生命希望我可以进去舞蹈组!”说完继续僵硬地笑着。黄其淋被敖子逸这幅紧张地模样可爱地不行,现在他只想摸摸敖子逸的头发,想试试那缕呆毛挠着手心的感觉。


“既然你这么热爱舞蹈,你就展示一下吧。”黄其淋看着敖子逸假装正经地说。不得不说,敖子逸的舞蹈天分确实很高,不需要刻意,动作便行云流水,力度也恰到好处,偏偏敖子逸还喜欢在跳舞的时候笑,让本来就清秀的脸又多了一点可爱。果不其然,敖子逸顺利进了舞蹈组。


至于黄其淋这个唱歌组的人为什么要来审舞蹈组,一个是因为被舞蹈组组长丁程鑫连拐带骗地威胁过来审核,还有一个原因就是,他想找那个人。



03

高一的生活还算轻松,敖子逸每天有足够的时间去社团练舞,但是总会和黄其淋奇迹般地错过,搞得他每天练舞时总是心不在焉。


“小逸!你怎么总走神,不舒服吗?”丁程鑫一脸担心地问,顺便拿了一瓶水递给敖子逸。当时丁程鑫一见到敖子逸就喜欢地不得了,刚见面上去就掐了掐敖子逸的脸,说想看看是不是棉花糖做的。“没什么,最近黄其淋学长怎么不在?”敖子逸知道丁程鑫和黄其淋是一个班的好兄弟,就小心地问了问丁程鑫。


“黄其淋??他最近好像在打工,放学没有时间来了,小逸你问他干嘛,难道你对黄其淋有什么非分之想?!”丁程鑫笑着看着敖子逸,敖子逸被他盯的心虚,磕磕巴巴地说:“我,我怎么可能对黄其淋学长有什么想法,我只是好奇而已,不行吗。”丁程鑫还是看着他笑,敖子逸实在待不下去,就找个借口溜了。刚跑到门口,就听见丁程鑫在后面喊。



“敖子逸!黄其淋在芒星咖啡厅打工!!”


敖子逸停了一下,说


“我才不想知道他在哪呢!你别告诉我!”说完又跑了。


丁程鑫摇了摇头,唉黄其淋,我可就帮你到这了。



04

第二天放学,敖子逸假装溜达到芒星咖啡厅,坐在窗边角落里,刚想叫服务员,就看见黄其淋穿着巧克力色的制服走出来。“敖子逸?你怎么在这里?”黄其淋看见了他,转身向敖子逸走去,敖子逸刚刚晃过神,看见黄其淋一步一步走过来,脸又不争气地红了。


“我来,我来写作业!对,写作业,顺便喝杯咖啡。”黄其淋看着敖子逸傻傻的样子,忍不住逗他:“写作业怎么不回家写啊,在这里又不方便。”敖子逸一下没反应过来,顿了一下才说:“我嫌我妈唠叨我,她更年期,你懂的。”黄其淋配合地点了点头,敖子逸赶忙感谢自己的机智和演技,还没等他自恋完,他就被头上传来温暖吓得不敢动。


黄其淋,在摸我的头?!!!


敖子逸努力忍着不让自己激动地哭出来,然而耳尖早已红的像熟透的草莓,黄其淋看着他突然僵硬的身体,以为自己吓到他了,连忙拿开手,说:“不好意思啊,没吓到你吧,我刚刚就是习惯了。”敖子逸本来还沉浸在被黄其淋摸头的喜悦中,被这一句习惯了拉回了现实世界,什么嘛,我还以为只摸过我一个人的头呢,果然已经有了喜欢的人了吧。


黄其淋看敖子逸又冷了一度的脸,以为他还没消气,赶紧去后面拿了一杯蓝山咖啡,说:“作为赔礼,我请你喝咖啡吧。”咖啡冒着热气,敖子逸努力地摆出笑脸,说:“没事,谢谢学长。”有人叫服务生,黄其淋只能去工作,敖子逸看着他的背影,苦涩地笑了笑,呵,果然一点幻想都不能给我吗。


敖子逸喝了口咖啡,很香,却苦的敖子逸想哭


“这么苦的咖啡,黄其淋怎么会喜欢喝呢。”

春秋04

本人被良心谴回来更文😂

----------------------分割线------------------------------

“过!大家辛苦了”导演很满意,一次就过了。贺峻霖坐在椅子上,看着下一场戏的台词,突然身旁的手机响了一下。贺峻霖把手机拿过来,是严浩翔。


“吃饭了吗?”贺峻霖看着消息轻轻笑了一声,“吃了,刚拍完戏。”刚发出去,那边便回了消息“那你赶紧拍吧,别太累了,早点回家。”“嗯”明明刚刚在一起不久,却这么黏人,贺峻霖看着手机傻笑,也是,欠了十年的感情好不容易再相连,论谁都不想再放开。


接下来的戏都很轻松,贺峻霖很快就完成了他的戏份,很早便回了家。刚刚打开家门,便闻到一股辣椒的味道,嗯,火锅!!被经纪人束缚已久的贺峻霖一下就闻出来是火锅的味道,“峻霖,你回来这么早。”严浩翔穿着围裙拿着一把生菜。贺峻霖看着他,突然想起来有一次严浩翔和其它小伙伴一起吃火锅,他不在,严浩翔和他视频,拿着生菜说是凤尾,贺峻霖笑着说:“严浩翔,你可别又把生菜认成凤尾了。”严浩翔愣了一下,脸上突然红了起来,说:“那次是意外,凤尾在桌上呢,供你吃你还损我,贺峻霖你可以啊。”贺峻霖使坏般的笑了笑,坐在椅子上,说:“本来就有的事,还不让人说了,我饿了,快吃吧。”严浩翔无奈的坐下来,唉,这十几年他就没赢过贺峻霖。


这一顿火锅贺峻霖吃的很轻松,他只需要用筷子把碗里的菜夹到嘴里,严浩翔会把熟了的菜通通夹给他。“你不吃啊”贺峻霖看着他说,严浩翔摸摸他的头,说:“唉,你老公我得控制饮食啊,你吃就好,我看你就够了。”贺峻霖被这话惹红了脸,小声说:“明明是老婆。”严浩翔自然听见了这话,放下筷子近身压向贺峻霖,低声说:“谁是老婆?”说着手便伸向衬衣里,摩挲着贺峻霖的脊背。贺峻霖还拿着筷子,脸刷的红的和火锅一样,连忙说:“我是,我错了我错了,明天还有戏要拍。”严浩翔坐会位子,一脸不甘心,唉,人就在眼前,却不能碰,恨啊。

贺峻霖看着他一脸委屈的样子,觉得良心过不去,又觉得这样的严浩翔又有点可爱。他放下筷子,轻轻地亲上严浩翔的脸颊,严浩翔愣了一下,搂过贺峻霖吻了上去,那股香甜绕着严浩翔,让他忍不住地往更深处探寻。贺峻霖被亲的迷迷糊糊,仅剩的一丝理智告诉他,不行,再亲下去明天就不用拍戏了。他赶紧推开严浩翔,红着脸说:“得寸进尺。”严浩翔得了甜头,笑着说:“吃不了火锅,吃火锅的人总能尝一下吧。”


吃不了火锅,好像也不是件坏事了。


剧组生活很快就过去了,《春秋》的宣传工作也开始了,贺峻霖作为男一自然要跟着跑南跑北,今天是重庆的宣传,正好播《春秋》的先导片,荧幕上的贺峻霖穿着一身白衣,望着女主,满眼温柔,又有一丝忧伤。有记者问贺峻霖,演的这么好是不是曾经有这样的经历,贺峻霖轻轻地回答:“每个人都有放不下的人,我也不例外,不过现在倒是无所谓了。”反正他就在我身边,贺峻霖在心中默默补上后半句。


很快电影便上映了,严浩翔拉着贺峻霖去看首映,两个人戴着口罩进了场,坐在最后一排。电影开始了,贺峻霖的那双忧伤的眼睛透过屏幕与严浩翔相视,好像十年前贺峻霖看向他一样,严浩翔心疼眼神里的绝望,他撇过头去,握着贺峻霖的手,轻轻地摩挲着他的掌心,想把那些伤痕抚平,贺峻霖知道他的想法,轻轻回握住他的手,看着他笑了一下,电影院里一片黑暗,那个笑容严浩翔却看得一清二楚,果然我的未来总归是要有你的一份。


电影终于演到高潮部分,严浩翔却显得不安起来,手在衣服口袋里摸索着,他看了看贺峻霖,在男女主角重逢那一个场景时,严浩翔突然吻上贺峻霖,不知为什么,贺峻霖总觉得这个吻吻的他莫名的安心,严浩翔身上淡淡的洗衣液味道也让他不想推开他,两人吻的动情,突然贺峻霖感觉手上有点冰凉,他向手上瞥去,是一颗戒指,普普通通的,他想要仔细地看一看,严浩翔放开他,轻声在他耳边说:“贺峻霖先生,你愿意嫁给我吗?”贺峻霖刚刚把戒指拿下来,看见里面的字“MY SPRING Mr.H”我的春天,我的希望。

贺峻霖笑了,这一天他等了十年,甚至更久,可以说从他们相遇那一天开始,他就在幻想,这个人身边,会不会是我。时间带走了年少轻狂,带走了懵懂誓言,也给了他初春第一缕暖阳,给了他这辈子的执着和依靠。他戴上戒指,紧紧抱住严浩翔,眼角忍不住湿热,严浩翔也抱着他,摸摸他的头。


有些人,注定是要在一起的,在他们第一眼看见彼此的时候,在他们第一次分离的时候,在他们有意无意再重逢的时候,严浩翔就知道,贺峻霖注定要和他牵绊一生。